还是一样的

IMG_6381

城市,陈晓,我看不见城市的太阳。再高的大楼,也只不过是我眼前倾睡的倒影。听着电台主持人假high的声音,我尝试着,却听不进。走在繁忙的路上,路过那几颗红绿灯,也经过那几段该死的坑路。路过的油站,角落冰冷的咖啡,召唤我沉睡的脑袋。这一天,还是一样的!我每一天总是带着昨日残留的忧虑。它曾经占据我的,摧毁我。我克服着,压抑着心里存在已久的魔兽,独自撕裂呐喊。我盼望城市里的雨天,落空了。湿嗒嗒的,我心里不停的想着。唯有雨天,是不一样的!

繁忙·台北

看着眼前的电脑,些许的叹息,手里的工作量看似一样的。送走了埋没在电脑旁的灰色文件夹,身旁的手机却总是不停的响着。开会的圆桌,坐得满满的。高高在上的顾客,依然竖起食指,指这看那的说着。底下的奴才们个个眼光犀利,当中的老奴才的眼色才是最可怕的。我们这些菜鸟,也只能像个太监轻声细语的说“奴才在”。今天的我,应该还是一样的!

笔直

也许今年最不一样的就是为自己安排了两趟不怎么轻松的行程。巴厘岛和台湾的岛国度假,确实把我的奴才味暂时洗净。当然摆脱奴才味的代价是不低的。勒紧肿大的肚子,一笔一笔的细算,结论是我今年是个穷鬼。这一切的重点还是必须回归到寻找定位中的我,累了想寻找个休息站喘息。也许别人常认为我这等穷鬼就是奢侈,但奢侈的穷鬼过得挺开心的,管不着你吝啬妒忌的双眼。

IMG_4242

带着期盼及默默的奋斗,但愿我还是行走在预设的轨道上。也许有一天,有那么的一天,当大家的期盼开始落空,约束开始凋零,请原谅自私的我,请原谅多变的我!我只不过在过我想要的生活。

一样或不一样的人生,等待中……

柬埔寨·微笑的国度 – 神话大战(二)

Churning of Milky Ocean.jpg

乳海翻腾(Churning of Milky Ocean)-善与恶的拔河 

拍摄地点:圣剑寺(Preah Khan)

人之初,性本善;善是人类的一切开端,恶则是人类行为一线之差的反射。何为善?何为恶?我们这些凡人的一生中,不断的从小眼睛中揣摩着存于自身的善与恶。当然打从人类的思想出发,善与恶的批判与界限总是矛盾及模糊的,而这纷争最佳的调节剂正是抚慰且牵动着无数人心的宗教。从吴哥时期到如今各源流宗教的经典里,都蕴含了无数的例子,不断的向世人阐述着善与恶的争斗。

翻腾中的乳海是印度教中三大史诗中其一的故事,也是大家游览吴哥窟时最常被听到的神话。当宇宙创始之初,众神居住于宇宙的最高点-须弥山(Mountain Meru)。在主神之下, 继续阅读

柬埔寨·微笑的国度 – 启程(一)

高棉微笑的国度-柬埔寨

柬埔寨给人们的既定印象无非就是过往的战乱,满布地雷的丛林,及美丽的吴哥窟。这些过往的历史就如水中的倒影向世人诉说着曾经的眼泪。这也正如暹粒的得名一样,“战胜泰国”,它试着逃离重重的束缚,从殖民时期的剥夺到国内的互相残杀,而现在拥有的和平更显得珍贵。曾经厮杀后的伤痕,他们选择不再提起,脑海里却不曾忘记。如今的人们,就如影剧中的主角,适时的卸下伤心的脸谱,而沉默暗淡的剧目也随着落下。

我 · 在柬埔寨游走的日子里,朋友、书与我随行。一脚一脚地, 继续阅读

新年十大毒舌问候语

新年的时候,跟亲戚们哈拉几句总是难免的。左一句,”你的女友呢?”;右一句,”你薪水多少?”

天啊!你们都没有别的开场白了吗?哀~我知道你们都是好心的,可是你们也不要这样对待我们这些小辈嘛。尤其是薪水和男女朋友这些事,干嘛拿你的儿子或女儿来比较!难道我薪水起了要大PO脸书公告世界,找了个女朋友要大敲锣鼓禀报亲戚。大家就这样一窝蜂的问,我也努力使劲的推。搞到最后,我总是要尴尬离场。我们这些当小辈的也只有听的份,排排坐等待亲戚长辈们一轮口水扫射后才可以松懈。你们不只苦了我,也苦了你们的孩子啊!这种的比较心态,听在耳里,却烙印了在孩子们的心里。亲戚们,你们嘛帮帮忙!来点新花样,问些别的吧!

一月好书推荐-《罪行》和《罪咎》

罪

书名:《罪行》&《罪咎》

作者:费迪南·冯·席拉赫(Ferdinand von Schirach)

译者:薛文瑜

出版:先觉出版社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罪?

罪,是人性的根本。如果我们把罪这个字给赤裸裸的解剖,从它的含义上,我们看到的只是丑陋、污浊的。人们因为罪而创造了替代神的法律来张扬正义。至今,法律早已经在你我的生活中牢牢的圈套着。可是,它不完美,也不曾完美。罪是什么,而你脑海中浮潜的罪又是什么?法律是否真的可以把人们的罪给下个明确的定义?当我们把法律、道德和人性等元素给纠葛时,法律是否还是审判”罪”的最佳利器?法律因罪而生,那么罪又是否曾经因为法律而开启?

继续阅读

2012跨年最佳良伴

枕边的几本书,软绵绵的枕头和睡床,再加上几颗五颜六色的药丸伴我跨过了2011的最后一天。连续三天的公假,我就这样给浪费了。第一天开始生病时,身体已经开始露出了疲态。隔天晚上,我还是得挤出些许的活力,出席表姐的婚礼。大隔天的晚上,我又得陪妈妈出席妈妈的朋友的收工宴。大大隔天,我失声了。鼻子塞得我无法呼吸,喉咙痛得我频频咳嗽,身体忽冷忽热阵阵晕,再加上肠胃对抗生素过敏,肚子绞痛狂泻。就这样,现在我依然在药丸和妈妈的终极苦药下度过。身体犯贱放任太多,苦的还是自己。哀~